行天之風

17歲,已長大,未成年
沉迷於管樂和全職無可自拔
快被書包壓扁了
可以只用十小時學會一首新歌
請叫我最混高三生謝謝
歡迎來跟我聊天~~

今天倒數95天,我算了算,我的生日是倒數28天那天,所以大家算得出我生日是哪天嗎?😀😀

看看我找到什麼!!!

山不在高,有辛則名;水不在深,有辛則靈。斯是曉園,惟吾德辛!秉持著做人要甘願的簡單生活態度,造就了生活、體育、學業等各項競賽集合的破百獎狀牆。從手腳不協調到馭風稱霸全場,戰場上盡是我們揮灑的青春汗水和口水。破天荒新加坡管樂交流,留下美麗回憶。走出校門,暖辛單飛不解散!

是畢業詞!!!
暖辛單飛不解散!
沒想到啊它竟然還在我的文檔裡面!
這都兩年多了(懷念)

沐秋大大生日快樂呀

關於12fo的福利我還沒想好,但是要慢慢開始淡網了,如你們所見,倒數破百了,真的要衝刺學測了,沒考上就真的悲劇了

所以我要暫!停!更!新!
音為剛好遇見你和CDTD都是,雖然CDTD快寫完了(對因為是短篇)

P2、3、4都是最近畫的

今天段考讀英文讀到睡著,看來這就是我英文爛的原因啊
學測倒數106天
日子過得真快
盼著假日,盼著盼著,學測就到了

給關注了我的你們

不知不覺12fo了呢
有想要看什麼的嗎?(危險發言)
都先說說吧,看是要點圖還是怎麼的,但是要段考完找時間弄了,雖然明天放假,可是星期四就要段考啦
所以我看看這週能不能弄出來

&謝謝你們的關注,不管是因為什麼而關注我的

【原創】Count Down Thirty Days —[Chapter 2]

本章短小

Chapter 2

小潔坐在車上,大哥李清在旁邊講述著家裡的成員和一些基本資料。家中除了父親李原和母親吳瑞,大哥李清、二哥李晏,還有一個已歿的小女兒李雯。李清李晏這對兄弟相差三歲,李晏仍在讀大學,而李清早已從大學畢業,因著興趣去當了攝影師。李原和吳瑞皆是學校老師,現下正值暑假,便待在家中。堂表兄弟極多,卻一個女孩子都無,是實打實的陽盛陰衰,於是在李雯在世時,家中長輩將她當作寶貝放在心尖兒上寵著。聽到這裡,小潔不禁羨慕起那個李雯來——生前受到全家寵愛,死後仍有家人掛念——揣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能像李雯一樣獲得這樣的寵愛。在經歷過一週那樣的生活後,小潔對於這樣的生活滿懷期待。

車子平穩的向前行,舒適的空調使人昏昏欲睡。在開過一處路口車子轉彎時,李清感受到肩頭突然一沉,小潔的腦袋壓了上來,整個人歪向一邊,原來是睡著了。李清微微一笑,拿起備在車裡的薄外套給她蓋上了。前座裡的吳瑞調低了音響的音量,再切換成一首輕柔的鋼琴曲,李原也默契的降低談話的音量。後視鏡照著小潔帶著笑意的睡臉。

到家時,已到了飯點,家門外的路燈亮著溫暖的橘黃色光芒,家門內黃白色的燈光伴隨著飯菜香溢出門。李清拉著小潔的手,來到家門前脫鞋。

門內,在家等待時已接到消息的李晏做好晚餐,聽到引擎聲漸漸小了下去時,便先到了門邊候著。在小潔進門時,李晏向她說:“歡迎回家。”臉上掛著真誠的笑容。

小潔只覺得心中暖暖的,這種感覺一直延續直到睡前。

小潔的房間第一眼看來並不是很大,室內有兩面牆擺著巨大的書櫃,書櫃上滿滿的都是書,若是把書櫃搬走的話,這個房間可是不小的。除了兩面書櫃,房內有一個衣櫃、一張床、和一張書桌,上頭擺著一排教科書和一臺筆電、一盞檯燈。

李清站在房間門口,看著小潔打量屋內擺設。

“筆電是新買的,檯燈也是新的,那些書本來是小雯的,如果妳介意,我明天就移走。”李清突然開口。

“不,我不介意的。”小潔笑著回頭。

李清呆了一下,才又說:“那就好...”他搔了搔頭,“其實妳笑起來...”他又頓住了,看著小潔嘴角彎起的弧度發楞。

“我笑起來...怎麼了?”小潔歪著頭問。

“...妳笑起來很可愛的,以後多笑點,才會‘得人疼’。”李清這才接著說。

小潔笑得更開心了,點了點頭向李清道晚安便關上房門鑽進被窩。

躺在床上,月光從窗戶照進來,小潔開心的閉上眼。她這時還不知道,明天有什麼在等著她。

tbc.

李清和小潔絕對只是兄妹!!!
李清和小潔絕對只是兄妹!!!
李清和小潔絕對只是兄妹!!!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依舊小聲求評論

"音"為剛好遇見你 Chapter 2

前篇見tag
注意:有原創角

Chapter 2

會和蘇沐橙認識,說起來也是因為榮耀。

榮耀音樂聯盟並不只在暑假辦營隊,在平時也有學生樂團,固定時間練習,還有一些其他的活動,像是到音樂博物館文化參訪。

葉修從五年級開始參加學生樂團,也是那年認識的蘇沐橙。蘇沐橙在年級裡是出名的美人,即使是身為學長的葉修也時有耳聞,卻從未見過真人。直到參加了樂團,在文化參訪分組時,恰好分到了一組,這才認識了。

——也是在認識蘇沐橙之後,才和同年紀的蘇沐秋,蘇沐橙的哥哥,也熟起來。

學生樂團和國際暑期管樂營不同,並沒有年齡限制,就連小學生都可以參加,哪怕你沒有任何管樂經驗。但國際暑期管樂營卻是限定了只有小學以上(含應屆畢業生),有至少一年經驗的學生才能參加。

在葉修第一次參加時,蘇沐橙尚不能報名營隊,而蘇沐秋因須照顧妹妹便也沒有報名。

國際暑期管樂營營期為半個月,前幾天的作息都是一樣的,起床吃飯練習吃飯練習吃飯練習睡覺。最後一天早上趕回總部所在的城市,中午結束營隊,下午開放自由活動,晚上營員可一選擇留下多住一晚或是回家。往前推三天,這三天晚上都有表演,除了第一場是在營隊所在地,後面兩場都在不同城市表演,早上得趕路,下午彩排,晚上正式表演。

在團練室所在的總部附近有片小別墅區,聯盟買下了那片別墅,平時作為員工宿舍,到了營隊期間則為營員的宿舍。為了培養同分部的默契,宿舍以分部為單位分配,一個分部一棟小別墅。別墅共有三層,一樓為公共空間,有客廳廚房和最重要的隔音良好的琴房,在打擊分配到的那棟裡甚至還放了一套打擊樂器,以便營員隨時練習。二樓是屬於男生的,有數間房間和一個小客廳,還有一套衛浴。三樓格局大致和二樓相同,衛浴卻是每間房間都有,屬於女生。每棟小別墅都附有網路,讓營員可以上網聽演奏曲目。若是營員沒有可上網的行動裝置,公共區域也有電腦可以使用。而到其他城市表演的那兩天,則是住在當地的酒店裡,兩人一間。

雖然葉修和周佩伶同年,卻相差了一屆,在周佩伶第一次參加時葉修已是第二次了,但在學打擊的經驗上周佩伶多了葉修一年,因此在營隊事務上是葉修帶周佩伶,在團練上是周佩伶幫著葉修。兩人學習的速度都是挺快,並不需要太久便適應了,只是在有些部分(大多是和管樂有關的)葉修還是會去找周佩伶幫忙,作為交換,葉修教她打遊戲。

對,沒看錯,就是打遊戲。

打的還不是一般的遊戲,而是網遊,名為榮耀。(依照原著設定,葉修這時至少已有十五歲,因此這裡的交換已是葉修參加的第五次也是周佩伶參加的第二次)這款和聯盟同名的網遊難度不低,對於一個完全沒有網遊經驗的人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入門,尤其是對於周佩伶來說。(所有網遊設定沿用原著)先不說操作方面諸如技能和移動的鍵位、雙手協調等問題,光是這種視角就讓她看得頭暈眼花。再加上他們只能用筆電,加載速度不比桌上型電腦(學生用的筆電能有多高級?有得用就很不錯了),這麼玩起來更不容易。而且也不能總在玩,他們還是得練樂器的,雖然兩人都依靠視譜”存活”(當然是受到周佩伶的影響囉,還有這是壞習慣別學),練習量不是太大。

但在周佩伶第二次參加時,他們卻多了一項練習——貼牆。這都是因為營隊增加了一個表演類型——行進管樂。在行進管樂中有幾項重要的看點,隊形變化、旗手耍的道具和最重要的音樂。打擊的樂器都頗有份量,當然不可能所有人都只在前面傻站著打,有些人會在場中背著樂器走,這要求的是走的過程中上半身不能跟著腳步一晃一晃的,姿勢也要挺,而針對這個的練習就是貼牆,保持筆挺的站姿,站的直了,脊椎也不容易彎(對我同學就是因為背小鼓背到脊椎側彎的),因為樂器至少也都有五公斤(換算完應該是十斤吧?不確定),背上樂器後身體會因重量而前傾,貼牆的姿勢可以讓身體挺直。而長時間背著樂器也會讓被背架壓住的肩膀痠痛,但這只能靠多背樂器來習慣。

葉修是第一次接觸行進鼓,一切對他來說都很新奇。和之前用過的樂器不一樣的是,行進鼓的打法並不像先前所學過的,先以手臂帶動手腕再帶動鼓棒,而是單以手腕帶動鼓棒,手臂僅能小幅度的擺動。在打室內小鼓時手臂不能擺動,輪鼓就不會好聽,但行進鼓卻能依靠鼓皮來彈動鼓棒,在不能大幅度擺動手臂的情況下打出好聽的輪鼓。當然如果沒有掌握到技巧,輪鼓聽起來還是會一團一團的(所以更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技巧)。

第一次正式合奏行進管樂時,葉修又知道了一件他從沒想過的事。

因為營期不長,選用的樂曲並不難,算得上是耳熟能詳的進行曲,隊形變化也是很簡單的方塊陣,沒有什麼death count、旋轉之類難度稍高、需要一些經驗的走位,讓像葉修這樣初次接觸行進管樂的人也能輕鬆掌握要領。除了進行曲,還有一首流行歌曲改編的樂曲,和一首打擊的solo。

在決定誰要打什麼行進鼓時,分部指導老師用考試的方式分配,手腕靈活、單擊雙擊輪鼓能快速轉換運用的打小鼓,身高足夠、反應夠快的打多音鼓,節奏穩的打大鼓。葉修身高較高,節奏穩,便被分配到了大鼓,他馬上就去試背樂器。大鼓的部分很快就定好了人選,多音鼓和小鼓卻遲遲未定。其餘的人同時具備了打小鼓和多音鼓的特質,讓老師糾結了很久。最後先是把能夠在高速下打出穩定節奏、又已經有經驗的周佩伶分到了小鼓,才慢慢的將其他人分配好了樂器。

所有人都先試背了樂器,葉修背著樂器走到周佩伶身邊。他這時才知道背鼓走路是件很難的事,大鼓撐在身前恰好擋住了視野,且長時間背著樂器和走路時的震盪及正好壓在骨頭上的背架都使肩膀不適,而大鼓的重量拉著他,彷彿就要和大地親密接觸,為使鼓不向前傾,他的背微微向後傾斜,撐著大鼓的重量。

周佩伶看了他一眼,視線又移回小鼓上。

“如果不想脊椎受傷的話,就把背挺直了。”

說完,她就輕鬆的背起了小鼓,動作之流暢讓葉修不禁讚嘆,又有些羨慕。她那模樣就好像和小鼓是一體的——如果不去看她矛盾的表情,混雜著喜悅和厭煩的表情的話。

葉修正想問清楚,周佩伶就又開口了:“先把樂器放下來吧,第一次還是不要背太久。”

葉修胡亂的應了幾聲,手忙腳亂的把自己的肩膀從大鼓的重量下解救出來。便聽見一聲輕笑,周佩伶正忍住笑意,兩眼彎彎。

葉修還想說些什麼,就見周佩伶已經架好譜架要開始視奏了,他趕緊跟上拍子。

tbc.

這樣的篇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說明😂😂
還有什麼不了解的問題(管樂方面)歡迎留言
好啦這是我所有的存稿了
放完就跑,讀書去啦~

大家是不是都出去玩了呀?

小聲求評論

一些神奇的東西

《隔壁班的對聯》

上聯:我來到我看見我征服
下聯:我自律我肅靜我柒伍
橫批:臺清交成政

《我們班的名言佳句》

A:我認真起來連我自己都會怕。
B:那你為什麼不認真?
A:因為我會怕啊!

我也不知道我在畫什麼系列

又是一個葉修(龍葉?)
我對我的國文課本做了什麼😂😂
國文老師對不起啦~~